?

无限法则怎么滑翔: 虛擬主播主演的電視劇誕生,你能想象嗎?

標簽: 電視劇跨界市場 來源:讀娛作者:林不二子2019-05-28
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,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
[摘要]

无限法则训练模式是机器人吗 www.nfrcu.icu 虛擬主播的市場迅速膨脹

今年4月,B站同步引進了在日本東京電視臺播放的電視劇《四月一日三姐妹之家庭故事》,雖然目前這部劇在B站上的播放量不過78.5萬,但評分達到9.5分也還是說明了劇集具有一定的可看性。而該劇中出現的三位女孩均由VTuber飾演,這也讓這部情景喜劇具有了更大的價值和意義。

《四月一日三姐妹》雖然是一部VTuber主演的電視劇,有著很強的實驗性,但在這部劇中我們也看到了制作方的誠意,讓劇集并沒有淪落為受眾自嗨型內容。

首先在劇情上,《四月一日三姐妹》讓我們看到了立得住的三個角色。母親在三姐妹幼年逝去,父親于一年前過世,家庭的悲劇在三姐妹身上都留下了印記。由時乃空飾演的長女,有著強烈想要照顧妹妹們的傾向,甚至有過為了家庭放棄成為聲優的夢想,而猿樂町雙葉飾演的次女,雖然看似頑皮,有些對長姐固執的不爽,但同樣也愛著姐妹思念著父親,響木青扮演的小女兒,則因還是學生身份有著對任何事都認真的屬性,這三種角色設定也碰撞出了一些喜劇效果。

雖然在劇情上看起來有些平淡,但這種日常生活中發生的瑣碎小事,女孩子間無聊但又幽默的討論,在大多強調劇情推進的整體電視劇市場中,也帶來了獨特的觀賞性,讓我們感受到平常生活中的趣味。

這種在劇情上的可圈可點,來自于制作方的認真。導演人選邀請了住田崇,他曾執導過日劇《住住》(豆瓣評分8.4),這也是一部“無聊喜劇”的真人劇作品,因而這樣的導演人選讓這部劇有了更電視劇化的走向,而不至于成為一部聊天動畫。

而除了劇情上有所把控,制作方為了讓其更加符合電視劇的標準,據B站用戶紅蝶天紋刀的信息,該劇在聲效上采用了實地錄音,而非動畫般后期配音,與此同時,劇集也采用了動作捕捉技術,由VTuber的核心“中之人”(扮演虛擬主播背后的真人)穿戴動作捕捉設備,既抓取了真人動作也捕捉了真人表情,雖然在技術上讓這兩方面的呈現效果仍不完美,但至少制作方對于制作一部VTuber主演的電視劇下了功夫。

整體來說,《四月一日三姐妹》確實能算是一部合格的電視劇,盡管囿于VTuber的飾演身份讓這部劇還是與常見劇集有一定的差距,但對于具有更長遠意義的VTuber內容來說,它成功的讓我們增添了對于VTuber發展的想象空間。

虛擬主播的市場迅速膨脹

2016年底,名為絆愛的虛擬主播在YouTube上傳了自己的視頻作品,一個極具個人風格的自我介紹奠定了VTuber的誕生,絆愛擁有了“人工智障”的人設,自此之后,虛擬主播領域開始逐漸被外界熟悉。

2018年,VTuber數量開始爆發式增長,2月YouTube上的VTuber頻道數量有500個,而到了7月就增長到了4000個,這種主播的快速增長,也讓觀眾人數翻番,從2017年12月VTuber Top50的觀看人數162萬,漲到了2018年6月的825萬。

虛擬主播的市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。

市場變大了,若再只有直播這一形式,那么既對不起巨大的市場空間,也勢必會加重VTuber之間的競爭,因而拓展VTuber的活動邊界就成了現下階段最為重要的事宜。2018年,絆愛在成為日本旅游觀光大使后,推出了自己的綜藝節目《絆愛的BEAT Scramble》并于日本電視臺播出,也有其他公司開始意圖邀請VTuber擔任主持人。

可以看出,VTuber雖然是以直播起家,但在市場中也逐漸與虛擬偶像的功能靠近。而這次拿出的虛擬主播電視劇,則是進一步向VTuber的發展未來進行嘗試。

首先出演電視劇讓VTuber們有了更多真正的作品,這與偶像的發展類似,雖然直播能夠與粉絲近距離接觸提升粘性,但作品才能擴大知名度,并且作品的長尾效應更明顯,能夠吸引更多的粉絲。

第二點,VTuber的吸引力其實在于人設,目前頭部的VTuber都有明顯不同的人物特點,比如絆愛的蠢萌,電腦少女小白的強游戲實力,不同的人設和性格特點吸引各自的粉絲。而出演電視劇,能夠幫助VTuber們找到更多的人物性格塑造方向,或者換句話說,為虛擬主播們尋找更多的梗,這也能進一步加強粉絲之間的認同感以及與VTuber的粘性。

第三點,有意思的是在《四月一日三姐妹》中,參演的VTuber分別是時乃空、響木青和猿樂町雙葉,三位VTuber有不同的粉絲積累,作為hololive(VTuber組織)中的“頭牌”時乃空擁有22萬粉,已經出道的響木青和尚未出道的雙葉都還歸屬于新人,可見這部劇也力圖采用“老帶新”的形式來提升VTuber影響力,這也讓VTuber組織們有了整體擴大影響力的方式,拓展連麥之外的新方式。

當然,既然在制作出VTuber電視劇后,可想而知虛擬主播與虛擬偶像的功能會更加重疊,虛擬主播接到更多的商業代言,參與到更多的文娛活動中都是可以想象的,某種層面上,虛擬人物領域也打通了從主播到偶像的通路,而且這條路比真人領域更順暢。

國內虛擬主播的發展進程較慢

目前來說,國內也已經有了對虛擬主播投入的公司和團隊,比如被稱為中國首個虛擬主播的小希,就來自于虛擬次元計劃,之后該團隊也推出了第二位虛擬主播小桃,在二“人”主要活躍的平臺B站上,她們的視頻內容播放量高于其他虛擬主播,且質量也相對更高。

除了像創業團隊涉足虛擬主播領域,我們在B站上也看到了百度推出的貼吧虛擬主播“度娘”,雖然自我介紹視頻播放量達到了10萬,但是后續再沒有更多視頻作品,這種情況也是大部分中國所謂虛擬主播的現狀,要么就是視頻內容質量較低,角色穿模、聲音雜音現象明顯,要么就是可持續性不明顯,在2018下半年虛擬主播概念爆發時有眾多虛擬主播出現,但隨后的視頻內容卻跟不上。

簡單來說,除了推出小希的團隊外,大部分國內團隊對于虛擬主播的運營專業度都不夠,同時投入也不夠,多是概念的追隨者,這會讓國內虛擬主播的發展進程較慢。同時,在虛擬主播活躍的B站上,也沒有虛擬主播的專頁或分類,也會從側面影響中國虛擬主播的發展。

而當下中國市場中對于虛擬主播重視度不夠高的情況,就給了海外公司機會。比如運營著hololive的日本公司Cover就與B站簽約開設官方頻道,日本公司WINKS也推出了中文虛擬主播,這些來自海外的虛擬主播占據了B站上最頭部的虛擬主播流量,這也是中國公司涉足虛擬主播領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障礙。

當然,雖然虛擬主播的概念還沒普遍被中國娛樂行業認可,但虛擬偶像已經打動了不少行業大佬,除了洛天依等已經成熟的中國虛擬偶像外,此前在愛奇藝世界·大會上,樂華娛樂創始人杜華就表示看好虛擬偶像,今年3月黃子韜也推出了他個人的動漫形象“韜斯曼”并表示以虛擬偶像的身份發展,這些主流公司、藝人在虛擬偶像上的動作,至少會讓中國的虛擬偶像有了發展的希望。

不過需要注意的是,無論是虛擬主播還是虛擬偶像,其打造起來可能都要比真人偶像、真人主播更難,尤其是在中國這個重度二次元文化發展仍處在初期的市場,因為虛擬形象更需要鮮明的個人特色和標簽來維持,且國內為虛擬人物打造作品的行業能力也還相對缺乏,可以說這一領域甚至稱不上行業,因此更需要擁有資本、技術的頭部公司耐心運營。

那么這份耐心是否值得?答案一定是肯定的。

虛擬人物的商業化方向非常之廣,除了接代言、廣告之外,游戲、動畫、影視劇、周邊等IP授權都可以操作,且考慮到近來真人偶像們頻遇負面影響,虛擬偶像/主播們的輿論風險與政治風險都相對較低,可以說,如果行業發展成熟虛擬主播/偶像的商業化前景巨大。

因而再回到我們最開始提到的VTuber電視劇,這也意味著虛擬人物與三次元的邊界感會越來越弱,在發展中不斷擴大虛擬人物的能力,將會擴大虛擬人物的商業化方向,這也是我們如此重視《四月一日三姐妹》的原因。


編輯:mary

猜你喜歡

?
官方微信
无限法则训练模式是机器人吗
藝恩數據App

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

免費下載